本文作者:博学多才

米哈游、汤姆猫已入局,游戏能够成为Vision Pro破圈的杀手级应用吗?

博学多才 2024-02-11 113667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谢斯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上线不到一周,Vision Pro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热议。

通过单眼4K的Micro OLED 屏幕、大量摄像头、传感器和一块实时处理数据的芯片,苹果(AAPL.NASDAQ)似乎成功打破了虚拟与现实之间的边界。使用者纷纷惊叹于其细腻清晰的画面表现、极低的时延,以及科幻电影般的交互方式。

米哈游、汤姆猫已入局,游戏能够成为Vision Pro破圈的杀手级应用吗?

一众网红、博主以及各路媒体纷纷上手测评,将这款空间计算设备带来的魔幻体验无死角地展现给了所有人。有人戴着它在厨房做饭,借用虚拟的悬浮窗口放置菜谱、设定计时器;也有人戴着它在地铁上工作,同时切换多个界面检索信息,用虚拟的键盘打字回复邮件;甚至有人试图戴着它走完春运,不过考虑到Vision Pro的续航能力,这可能更像一次行为艺术。

然而在一众讨论之中,关于游戏的声音却并不多见。此前,游戏被普遍认为是这类头显产品最有可能出现爆款应用的场景,甚至有声音认为Vision Pro有望重塑玩家的游戏体验。

可惜的是,这一切并未发生。Vision Pro上线后,用户惊讶地发现,在苹果官方为Vision Pro用户推荐的游戏平台 Apple Arcade 上, 250 多款游戏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经过重新包装的手机游戏,原生游戏并不多,且基本都是休闲益智类的小游戏,缺乏创新性。

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向时代财经指出,由于此前整个头显行业的不景气,致使其内容生态并未能真正建立起来。这是一个新垂直领域的数码产品平台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加之头显游戏到底该呈现出何种体验方式,也没有一定之规,所以游戏厂商只是简单试水,没有太多积极性。

而民生证券研报进一步指出,相比传统VR(虚拟现实)设备更多将应用集中于游戏等娱乐场景,Vision Pro希望从游戏机的“枷锁”里面突破,借助苹果公司自身生态系统优势,使其与iPhone、Mac等其他设备保持同步,将应用场景泛化至社交、办公、生活等领域。

在此情况下,游戏还有可能成为Vision Pro破圈的Killer App(杀手级应用)吗?

目前更适合娱乐、办公

“用Vision Pro打游戏还是挺爽的,只是跟原本想象的感觉不太一样。”身在美国的张浩向时代财经表示。

作为科技爱好者的他,第一批购买了Vision Pro进行体验。张浩认为,Vision Pro的眼球追踪和手势操控细节拉满,重量也没有网传的那么夸张,连续戴三个小时也不会觉得累。遗憾的是,目前,Vision Pro原生的空间体感游戏相对有限,且品类都是休闲益智类的小游戏,如拼图、描色、打牌等。

在Apple Arcade 游戏平台上,目前绝大部分游戏仍是iPad游戏的兼容版本,使用Vision Pro时只是以虚拟大屏的形式呈现,游玩体验虽然比直接拿iPad玩要好上不少,但依然没有本质区别。而张浩原本期待的3A级VR游戏大作,并未出现。

张浩因此认为,目前Vision Pro最好用的功能还是虚拟大屏,在原生游戏缺位的情况下更适合影音娱乐和办公的场景。特别是电影,用户可以直接在家享受电影院巨幕级别的观影感受,远超此前所有头显设备。而游戏的内容生态还有待补充。

“比起来游戏还是Quset(Meta旗下VR设备)更多,毕竟出厂前就有不少VR游戏的支持,Vision Pro在这一块有一些遗憾。”张浩表示。

事实上,有声音认为在苹果的构想中,Vision Pro不同于Quset、Pico 等VR头显的产品,其重点在于MR(混合现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Vision Pro那个调节虚拟现实程度的旋钮就是一个象征,苹果并不希望让自己的用户沉浸在无垠但悬浮的虚拟世界,而是试图将电脑屏幕上的二维操作系统移植到真实世界中。

这一点,得到了VR游戏应用开发者陈博的认可。在陈博看来,Vision Pro无论是在画面的清晰程度、外部环境的还原能力,以及眼手交互准确性和延迟都做到了极致,唯一的问题是,对VR的开发者不是太友好,开放的能力太少。

陈博同样以Quset举例,一般的VR设备都会预设多种交互手势,开发者可以直接调用,可Vision Pro就只有点击抓取一种;在Quset里,开发者也可以在VR中开一个小窗显示VST(Video See Through,即通过摄像头捕捉真实画面来实现与现实世界融合的效果),苹果也不支持。

同时,Vision Pro也不支持VR游戏开发者更青睐的可定位VR手柄,仅支持全手势操作,以及传统Xbox、PS手柄,这也同步加大了VR游戏的开发、移植难度。陈博认为,在众多限制之下,现在的Vision Pro只适合做轻度的小游戏,稍微重度一点的都很难做。

“苹果主打的还是大屏多屏的交互,以2D和2.5D为主。”陈博说道。在她看来,Vision Pro并未将自己定位为一款重度游戏设备,而是更强调其在社交、办公、生活等场景的应用。作为VR游戏开发者的陈博,因此并未入局Vision Pro的游戏开发,而是转身开始思考在这一头显平台上开发其他应用的可能。

部分厂商开启适配工作

可即便如此,不少声音依旧认为,作为MR体验“新手村”的游戏,仍是目前最容易被大众感知、体验和快速上手的体验形态。即便现在开发困难重重,为Vision Pro制作游戏依旧蕴藏着极大的市场机遇。

科技领域投资专家、首建投合伙人王嘉宁就向时代财经分析指出,对于游戏开发者而言,MR技术相比传统的VR、AR要更为复杂,需要开发者对空间感知、交互设计以及混合现实环境下的内容创作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技术支持。

因此王嘉宁认为,考虑到苹果当前的产品定位和市场策略,短期内可能不会主打游戏内容来驱动产品销售,更可能寻找那些能够体现MR特性的跨行业应用案例,为用户提供更加自然、直观的交互体验,以推动整体市场的接受度和增长。但同时,随着Vision Pro及同类产品的普及,大型游戏厂商必然不会错过机会。

“当开发者逐渐熟悉MR开发,并创建出真正利用该技术优势的游戏体验,游戏依然有可能转化为吸引大量用户的关键因素之一。”王嘉宁表示。

天风证券研报同样分析指出,MR真正的放量需要Killer App的涌现,这一天不会太远。Killer App从低到高的几个层级分别为:游戏、空间影视、生产力、社交。社交属性的消费电子产品都具备流量与传播性,未来Vision Pro有望开发出各个用户在空间中互动的功能或游戏。

为瞄准这一市场机会,国内已有部分游戏厂商逐步开启 Vision Pro游戏适配工作。不过目前仍以2D适配为主,但也有厂商已经开启空间游戏的新尝试。2月6日,米哈游旗下二次元游戏《崩坏:星穹铁道》已完成适配,登陆苹果Vision Pro。

此外,游戏上市公司汤姆猫(300459.SZ)也曾宣布,旗下《我的汤姆猫+》《我的安吉拉2+》等产品已登陆苹果的游戏订阅服务平台Apple Arcade,并将登陆Vision Pro这一新型智能终端产品。

更早之前,佳创视讯(300264.SZ)同样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作为国内首批原生内容开发者,已开展多次实机测试适配。如VR 相机产品LOOPS CAM适配项目、全感剧场《Enter遁入》项目、空间三消游戏《GummyBang》项目,以及幻境线与VR直播应用重构项目。公司已预订若干台Vision Pro设备,将于2月初获得设备后加速推进上述相关项目的实施。

随着越来越多开发者入局,Vision Pro相对贫瘠的游戏内容生态将会逐渐得到改善,并有望从中诞生游戏领域真正的Killer App,打开更多想象空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浩、陈博为化名)

阅读